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的位置 :天津市司法局 > 综合管理 > 理论研究 正文
加强案例数据库建设 提高司法鉴定质量
2017-12-18 10:07  来自: 天津市司法局

  ——以骑推行交通事故鉴定为例

  天津市天职物证司法鉴定所  王少华

  2017年9月26日,为进一步贯彻落实《司法部关于推进公共法律服务平台建设的意见》,市司法局召开全市司法行政(法律服务)案例库建设动员部署会,张铁英局长在会上指出“要统一思想,充分认识司法行政(法律服务)案例选编工作的重大意义”。同时,市司法局、市高级人民法院联合出台《关于进一步规范司法鉴定工作若干事项的意见》,要求充分认识建立司法鉴定管理与使用衔接机制对于促进司法公正、提高审判质量与效率的重要意义。为此,本文从道路交通事故司法鉴定角度出发,在分析交通事故案例数据库建设现状与存在问题基础上,以非机动车驾驶人在事故过程中骑行或推行的交通行为方式司法鉴定(以下简称“骑推行鉴定”)案例库建立和数据分析为例,探讨建立案例数据库的重要作用和现实意义。

  一、国内外交通事故案例数据库建设现状

  国外的交通事故案例数据调查项目有德国事故深入研究(German In-Depth Accident Study ,GIDAS)、英国的协同碰撞伤害研究(Co-operative Crash Injury Study,CCIS)、美国碰撞伤害研究与工程网络(Crash Injury Research and Engineering Network,CIREN)以及加拿大交通运输部建立的交通事故信息数据库(Traffic Accident Information Database,TRAID)等项目和平台

  我国由国家质检总局牵头实施了国家车辆事故深度调查体系(National Automobile Accident In-Depth Investigation System,NAIS)和由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牵头实施了中国交通事故深入研究项目(China In-Depth Accident Study,CIDAS),旨在对中国道路交通事故开展深入数据调查、分析和研究。2015年公安部交通管理科学研究所建立了道路交通安全研究信息共享平台(Road Safety Research Platform,RSRP),为我国道路交通安全研究提供了数据资源共享和技术交流平台。

  首先,国内外交通事故数据研究的对象大都基于交通管理部门和卫生部门的事故统计数据,基于司法鉴定机构鉴定检材和报告数据的还较少。司法鉴定管理与鉴定意见使用衔接不足,缺乏对事故过程、鉴定意见、责任判定、审判结论的全链条关联研究,对司法行政机关和法律服务机构无法提供具有权威性、科学性、代表性的典型案例作为执法依据,对社会大众难以真正起到引导性的法治宣传教育。

  其次,国内外交通事故数据研究主要集中在事故规律统计、事故原因分析、安全风险评估等方面,研究目的以促进交通管理措施改善、道路设施安全设计、交通安全宣传教育为主,以提高交通事故司法鉴定业务水平,满足人民群众法律服务需求为目的的深度数据挖掘还较少。然而在实际交通事故处理过程中,并不是每一起事故都申请开展司法鉴定服务,申请进行司法鉴定的案例往往社会影响较大或者事故责任认定难度较大,因而更迫切需要研究人员的高度关注。

  最后,骑行自行车是我国居民的主要出行方式,外国司法鉴定研究成果有限,我们有必要基于国情特色,开展相应案例数据挖掘研究,提升司法鉴定水平,满足司法服务需求。例如国外由于没有在路段非机动车不得骑行通过的法规要求,自行车保有量远不如我国,部分国家人们骑自行车主要是出于体育锻炼、休闲娱乐和环境保护的目的,现有研究中也没有涉及到交通事故过程中涉案者交通行为方式(例如:骑行还是推行自行车)判定等司法鉴定方面研究。

  二、骑推行鉴定背景

  作为名副其实的自行车王国,截至2013年底,我国自行车社会保有量为3.70亿辆,为社会交通出行做出了突出贡献。随着共享经济发展和绿色出行理念普及,共享单车成为仅次于公交、地铁的第三大城市交通方式,摩拜单车、ofo单车等共享单车让自行车产业焕发新的活力。天津市是世界最大的自行车生产制造基地和出口基地,2017年摩拜单车发布报告显示天津市共享单车骑行量增幅达36%,位居全国首位。

  然而,在机动车与非机动车碰撞的交通事故中,非机动车由于缺乏保护,极易因碰撞、剐蹭造成失稳,从而导致严重的人员伤亡。我国2014年驾驶自行车死亡人数为2974人,占非机动车驾驶人死亡人数的26%。如图1数据所示,大量的非机动车交通事故给当事人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条明确指出,在交通事故过程中非机动车横过机动车道不下车推行,属于交通违法行为,在事故发生后要承担一定的责任。在实际交通事故处理过程中,事故发生时非机动车的行驶状态往往成为事故责任处理的焦点,由此引发的社会矛盾和警民纠纷也比较多。

  传统的骑推行鉴定方法大都通过人工技术鉴定和软件再现仿真进行鉴定-。软件再现仿真需要准确界定多个人、车、路、环境参数,具有一定误差。人工技术鉴定可以结合多种特征痕迹综合判定,结论虽然准确可靠但判定难度较大,十分依赖司法鉴定人自身的理论和实践知识积累,在实际应用时需要司法鉴定人依靠个人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灵活运用,面对同样检材不同司法鉴定人得出的鉴定意见有可能完全不同。同时,人工技术鉴定人力成本高,鉴定周期长。因此,十分有必要开发不依赖于个人有限知识经验,并能够全面借鉴专家鉴定经验和判定方式的科学化、规范化、自动化的事故鉴定决策支持系统。

  三、骑推行鉴定案例数据库

  选取某市近三年127起机动车与自行车碰撞的骑推行交通事故鉴定案例,对案例进行仔细复核,确保案件检材数据准确可信,鉴定依据详实充分,鉴定意见科学可靠,确定最终鉴定意见为骑行的91起,为推行的6起,无法确定的30起。

  设计事故信息深度调查表,对事故鉴定报告中的碰撞时间和地点、碰撞类型、机动车类型、机动车损伤特征、自行车损伤特征、人体损伤部位等多项-重点事故信息进行采集,编程实现案例数据的自动汇总,建立骑推行交通事故鉴定信息数据库。

  四、骑推行鉴定数据分析

  不同于一般的以单纯分类为目的的机器学习,骑推行鉴定不仅需要对事故中的非机动车驾驶人骑行或推行交通方式进行准确分类识别,还需要寻找原事故中合理、可靠的痕迹特征等属性作为鉴定依据进行鉴定意见的解释说明。

  为此,依托所建数据库开展深度挖掘,分析骑推行交通事故基本特征,寻找能够判定骑推行交通事故的典型交通事故特征及其集合。具体主要包括一下两个方面:

  (一)事故特征选择。鉴于所采集事故特征均为分类变量,基于卡方检验等特征选择方法,对采集变量与鉴定意见开展进行相关性检验,在满足显著性检验条件(P<0.05)的特征变量中,车座旋转、车座损坏和车辆类型最为相关,其次还包括部分车体痕迹和人体痕迹,说明在骑推行鉴定过程中要重点关注这些部位,而传统的骑跨伤等典型人体特征损伤痕迹在实际事故案例中发生频率并不高,与骑行或推行的交通行为方式不相关,难以作为判定交通行为方式的唯一确定性依据

  (二)鉴定意见判别。针对前述相关变量,运用统计分析软件SPSS,采用Fisher线性判别分析法进行建模,基于留一交叉验证法进行判别结果校验。研究结果如表1所示,线性判别分析法可对75.8%的骑行交通事故进行正确判断,可对73.3%的无法确定的骑推行交通事故进行判断,整体交叉验证准确率达到了71.7%。说明采用机器学习的方法开展骑推行交通事故鉴定判别具有一定的准确性,但是囿于样本数量,特别是鉴定意见为推行的案例较少,无法对推行做出准确判断。

  五、结论

  从骑推行交通事故鉴定案例库的建立与数据分析,可得出如下结论:

  (一)建立骑推行交通事故案例数据库,有助于拓宽鉴定思路,进一步完善相关法规标准。采用数据挖掘的方法来鉴别交通事故中的行为方式具有一定可行性,可作为辅助手段用于骑推行交通事故鉴定,从多个鉴定角度、多类痕迹特征、多种技术手段着手,有助于综合评判最终得出更为全面科学的鉴定意见。

  (二)本研究采集某市近三年全样本的机动车与自行车的骑推行交通事故鉴定案例,但由于整体案例数据量较小,不同案例数据比例差别较大,可能会对分析结论造成一定影响,这恰恰说明建立更为全面、详实的骑推行案例数据库,补充采集更多事故数据的必要性。

  (三)在事故案例数据采集的过程中,同时也暴露出了个别司法鉴定报告格式不够规范、专业术语使用不当、事故现场数据测量方式不统一、案例数据记录缺失和有误等多个问题,后期十分有必要开展有针对性的改进与培训,从制度建设、技术运用、文书规范等方面提高司法鉴定服务质量。

  总之,正如司法部张军部长所说“案例库建设是一项创新,既对公共法律服务平台建设提供支持,也是对司法行政队伍和法律服务队伍的工作质量和能力水平的一次检验和推动”。本文所述骑推行鉴定数据库只是众多案例类别中的“冰山一角”。随着案例库建设工作的逐步开展,我们将凝练归纳具有示范意义的好经验、好做法,充分发挥司法鉴定数据更多的应用价值,全面提升自身的司法鉴定业务能力,为人民群众提供更加公正科学、专业规范的优质服务。

  ①陈慧勤.交叉路口交通事故流行病学分析及防撞预警系统效果研究[D].湖南大学,2012.

  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事故统计年报[R].北京:公安部交通管理局,2014.

  ③刘宁国,邹冬华,毛明远等.骑跨伤在机动车碰撞自行车事故中的特征及生物力学分析[J].法医学杂志,2007,23(6):401-403.

  ④王繁泷,刘力,梅冰松,梁建军.损伤部位、类型与骑/推行自行车的相关性研究[J].法律与医学杂志,2005,12(3):216-218.

  ⑤张汉欣,许洪国,戴林.基于交通事故痕迹的自行车行驶状态分析[J].中国司法鉴定,2009,(5):33-37.

  ⑥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道路交通事故涉案者交通行为方式鉴定[Z].2016-09-22.

  ⑥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道路交通事故涉案者交通行为方式鉴定[Z].2016-09-22.

 
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主办单位:天津市司法局 网站标识码:1200000043 津ICP备14000623号
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分辨率 1024*768 IE8.0或以上浏览器浏览